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国际视域中的2014年度诺贝尔经济学

内容提要: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实至名归地收入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名下,表彰他对市场力量和规制问题的研究所做出的贡献。虽然国际媒体和学术界对梯若尔获奖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但对梯若尔提出的总体政策框架、竞争政策和规制手段、市场主导者、网络经济、通信接入服务等理论给予充分肯定,并认为梯若尔在市场规制、产业组织、资产泡沫、银行援助和规制俘获五个方面做出了贡献。梯若尔的获奖成就对于中国的经济改革亦具有启示意义。

     关键词: 诺贝尔经济学奖 让·梯若尔 规制经济学

  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实至名归地收入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 tirole)名下,表彰他对市场力量和规制(market power and regulation)问题的研究所做出的贡献。梯若尔被称为当代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享受着应得的礼遇。历经数十年的检验,他的研究成果产生了深远影响。国际媒体和学术界针对梯若尔获奖以及他所提出的理论进行了广泛报道和解读,有助于我们更加全面地理解2014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含义和意义。

一、国际社会盛赞诺奖得主梯若尔

      英国《卫报》2014年10月13日刊登吉尔·特雷纳(jill treanor)的文章“让·梯若尔赢得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文章指出,法国经济学教授让·梯若尔凭借对市场力量和政府规制理论的研究赢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理论被用来管理大企业。

     在过去二三十年间,梯若尔的理论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经历了时间的检验。国际学术界对于梯若尔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给予高度赞扬,认为他的研究成果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个奖项实至名归,展示了他在创造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竞争方面的深远影响力。而且,他一直就被视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可能得主。正如英国《卫报》的报道所言,经济学家们认为梯若尔当选并不存在争议,“很多人都认为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只是时间问题”。

     瑞典皇家科学院表示,梯若尔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他最大的贡献是明晰了“如何理解和监管只有几家强势企业的行业”。今年的选择标志着诺贝尔经济学奖回归争议较少的纯经济理论领域。梯若尔的研究成果是一个“极佳的例子,说明经济理论可能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主席图勒·埃林森认为,“梯若尔的研究帮助我们解释了哪些政府规制是我们所需要的,这些规制可以用来引导大型且具有竞争力企业的行为符合社会利益。”

     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在描述梯若尔的研究如何影响政府决策时写道,“有些商业活动应该被作为公共服务进行,但要交给私营企业来完成。”他的研究对于传媒领域的应用也联系紧密,尤其适用于包括谷歌在内的服务于消费者和供应商双边市场的企业。《今日美国》称赞他“为市场失灵领域的研究注入了新的生命”。

     英国学者对梯若尔的理论报以欣赏的态度,给予很高的评价。牛津大学万灵学院教授马克·阿姆斯特朗(mark armstrong)将梯若尔形容为“一个理论研究者,但是对解决现实问题充满了兴趣。”牛津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克伦佩勒(paul klemperer)表示:“梯若尔一直都是产业组织理论的领军人物。他的研究帮助我们理解如何看待对企业的规制,并且这种规制应该针对不同行业有所不同。”

美国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劳伦斯·怀特(lawrence white)指出,“他是高产的学者,作品充满思想创意,研究涵盖很多领域,并且对这些领域间细微的差别进行了重要补充。”

     媒体特别关注到,获奖后的梯若尔曾多次提及他已去世的研究伙伴,法国著名经济学家让-雅克·拉丰(jean-jacques laffont)。在很多经济学者看来,这个奖更像是共同授予梯若尔和拉丰的。这位与梯若尔有着长达20多年亲密合作关系的学者是梯若尔学术生涯中至关重要的人物。在哈佛大学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后,拉丰放弃了在美国任教的机会回到家乡图卢兹,创办了产业经济研究所(idei)。没过几年,拉丰劝说梯若尔回到法国。在拉丰和梯若尔传教士般的执着和努力下,不过短短10余年时间,图卢兹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就已经成为欧洲经济学学术研究的中心和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学重镇之一。今年是拉丰逝世10周年,在此时梯若尔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或许让他的心里涌起更多对故友的怀念。正如梯若尔所说:“我比较幸运的是与很多聪明的人合作,他们贡献很大,而我的贡献很小。”

二、对梯若尔获奖持有两种不同的态度

     法国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获得两大诺贝尔奖项——文学奖和经济学奖。多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几乎都是美国人的天下。梯若尔的获奖,是自1999年以来第一次没有美国经济学家获奖的诺贝尔奖,这让法国的领导者倍感自豪。法国总理曼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很快登上推特(twitter),非常自豪地声称,对于那些说法国正在衰落的人,这是一次响亮的回击。这是对法国衰落论的冷眼蔑视!法国前财政部长、即将出任欧盟委员会经济和金融事务专员的皮埃尔·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表示,梯若尔的“研究成果指明了我们终结危机的途径”。

     《欧洲时报》报道称,梯若尔获奖被法国政界认为是对法国图卢兹经济学派的认同。该学派的主张恰好支持法国政府的改革愿望。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看。巴黎第一大学历史学教授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认为,法国掌权者对奖项的欢迎姿态,反映了这个国家缺乏自信。他指出,几个世纪前,人们把法国获奖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20世纪中期,当法国作家或知识分子荣获诺贝尔奖时,“不会带来震撼,因为法国人仍然认为自己是个大国,锦上添花作用不大。而今天,它可以帮助一些人展示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法国还是很重要的。然而,这不能解决失业的危机,而那才是会侵蚀这个社会的东西。”

     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哲学教授阿兰·芬基尔克罗(alain finkielkraut)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中称,法国陷入了同质化和多元文化,并对此加以批评。芬基尔克罗说,法国政治上层对诺贝尔奖的盲目迷恋,显示的不是法国正欣欣向荣,而是它身陷绝望。“我觉得,用诺贝尔奖来还击法国衰落论的做法很愚蠢”,他说,“我们的教育体系完全失灵,诺贝尔奖不会改变任何东西。法国一切运行良好、悲观已经消失的说法很荒谬。法国目前的状况极为糟糕。有经济危机,也有融合危机。这些巧克力奖牌不会令我感到安慰。”

     著名政治研究机构巴黎政治学院的经济社会学副教授肖恩·萨福德(sean safford)等人表示,值得注意的是,梯若尔出现在经济困难和人才外流时代,法国最优秀的人才中有许多正在移居欧洲其他地方或者美国。他说:“正在为支付账单发愁的普通法国人不会为此感到高兴。”

    消极之声还来自法国外部。美国《纽约时报》分析称,经济步履蹒跚,巴黎失去了对柏林和布鲁塞尔的影响力,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势力急剧扩张,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沦为法国近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之一。在此背景下,一些知识分子、经济学家和评论人士对诺贝尔奖的反应无非就是耸了耸肩。还有一些人则傲慢地表示不屑。虽然,法国在文化上很伟大,但在经济和政治领域,它依旧不怎么样。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有人指出,这个奖项有其矛盾之处:它被颁给了来自法国的经济学家,而那里的经济状况相当糟糕,许多企业和批评人士都抱怨该国文化充满了官僚作风。

    有观点认为,诺贝尔奖暴露了法国受教育程度极高的精英小群体和其他人群之间长期存在的隔阂。英国记者彼得·冈贝尔(peter gumbel)也指出,虽然诺贝尔奖能在某种程度上让人觉得国家得到了认可,但获奖的两个人并不能反映国家全貌。他说:“毫无疑问,法国的生态系统在社会顶层造就了一群极度聪明的人。这些人拥有获奖的能力,遵循大传统,而这就是法国的学校系统应该生产出来的东西。”在提到这些奖项能否反击法国衰落论时,他说,“法国人自己才是最唱衰法国的人。”

三、梯若尔获奖的理论成就

    “marketplace”网站2014年10月13日刊登大卫·温伯格(david weinberger)的文章“是什么理论帮助让·梯若尔获得诺贝尔奖?”文章历数了梯若尔的获奖成就。文章说,“如果将梯若尔的研究总结为一句话,那就是这个世界很复杂。”经济学家阿雷克斯·塔巴罗克(alex tabarrok)说,“很多事情都会因为人们掌握信息的不同而产生改变。”如果把世界比作一个教室,教室里的同学有不同的能力、不同的天赋、不同的种族和不同的性别。每个老师都认为这是一个复杂的事情,而对于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都采用同一套标准和教学方法很显然是不公平的。从教室整体产出考量,也是没有效率的。

     梯若尔认为这一理论也应该应用于对企业的规制。政府必须针对不同的公司出台不同的规制措施。甚至是在一个行业内,不同公司也需要不同的规制手段。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挑战是判断针对某一个公司所用的规制手段是否恰当,并且利用已掌握的知识来进行规制。

     塔巴罗克解释说,当市场竞争不激烈时,规制将变得非常棘手。政府可能会告诉电力公司说,你只能获得不超过10%的资本投资所得,但电力公司可能不会有动力来降低成本。相反,梯若尔提出一套更复杂的规制措施,其中包括设置价格帽(price cap),促使企业在价格帽的规制下获得更多利润。

梯若尔理论的难点在于,政府对于目标公司的规制信息如何被解读,就像老师必须清楚地了解一份给全班的报告如何能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明白。简单来讲,这取决于在金融机构之间的沟通问题。塔巴罗克表示,政策制定者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他们的政策对不同产业的刺激机制是如何运行的。“正因为要针对不同的环境出台不同的最优政策,所以,即使是有经验的政策制定者,也很可能没有能力执行梯若尔推荐他们所尝试的办法”,塔巴罗克说。

     英国广播公司首席财经记者琳达·岳(linda yueh)2014年10月14日发表专栏文章,解读了关于政府规制的思想。岳指出,政府规制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是经济学界最高奖项却被颁发给了图卢兹大学的教授梯若尔。他撰写的教材《产业组织理论》展示了他在微观经济学领域的成就,而这些研究成果也和目前相关政策讨论有密切联系。目前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如何改进银行业运营和垄断企业监管,以使正面临高昂能源价格的消费者受益。

     对于产业组织的研究是为了理解企业运营的复杂性,以及如何来规制它们。更不用说,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对于银行和其他大公司的规制已经成为政策的主流。产业组织研究提供了一个分析公司如何创建、市场如何运营的理论框架,用于分析存在信息不完全或是进入壁垒时经济运作的模式。

政府规制同时也是影响市场的因素之一,产业组织理论分析了政府规制和市场是如何相互联系的。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我们都知道绝大多数市场是不完全竞争的,同时也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提供同质的产品。事实上,很多市场都或多或少的不完美,少数几家有影响力的大企业主导市场并控制价格,其结果是终端消费者支付更多的费用。举例来说,在垄断竞争和寡头垄断情况下,少数企业主导整个产业就是最好的案例。在这些市场,很显然政府规制是有作用的。但是,到底如何有效地规制企业,以促进竞争并保护消费者,这取决于不同市场的不同驱动力。比如,对于能源公司的规制和对于互联网公司的规制显然是要有区别的。梯若尔的研究提供了缜密的理论框架和丰富的实证应用。他的研究分析了市场驱动力,而这与如何规制包括谷歌和国际银行在内的主导型企业有紧密联系。像其他诺贝尔奖得主一样,梯若尔发表的研究成果覆盖了很多领域。但他对于如何规制大企业,促进市场竞争并减少对消费者的伤害才是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原因,而这个奖项来得也恰到好处。

     2014年10月14日英国《独立报》发表劳拉·切斯特(laura chesters)的文章认为,梯若尔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研究政府规制和寡头垄断市场。他的研究可以帮助政府来理解包括铁路和媒体在内的曾经是政府垄断行业的新驱动力。瑞典皇家科学院在高度赞扬梯若尔的理论之后特别指出,最重要的是,他的理论研究焦点在于如何使用不同的规制方式来应对不同的产业。他建议政策制定者区别对待每一个不同的行业,并且具体地针对不同产业的规制措施量身定做,同时他还强调了理解跨行业监管总体框架的重要性。

四、对梯若尔经济理论的分析和解读

    (一)梯若尔设计了政策的总体框架并提出w66利来的解决方案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通过他的文章和著作,梯若尔提出了一个设计更佳的政策总体框架,并将其应用于从电信到银行的多个行业。该报认为,“在梯若尔之前,经济学领域善于对完全竞争以及垄断进行分析,但对于公司的寡头垄断行为只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梯若尔的成就使对于寡头垄断的认识更加详细,具体到特定的行业。他认为,没有一个全面的方式来调节寡头垄断。”

     “梯若尔和其他学者建立了一套缜密的理论框架,这种框架不同于芝加哥学派的观点,可用来解释不同类型的市场失灵现象。”位于波士顿的美国东北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阔卡(john kwoka)对市场竞争和政府规制有很深入的研究,他进一步强调说,梯若尔“对于市场失灵原因及其后果的深入思考是非常重要的”。琳达·岳认为,梯若尔的研究提供了缜密的理论框架和丰富的实证应用。梯若尔针对部分产业的不完全竞争市场理论的研究,已经提供给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一些新的想法。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政策制定者也已经要求作为信息流的基础设施,通信线路批发商需要向全部的信息服务零售商提供接入权限,从而促进竞争。新加坡netco公司将光纤网络出售给零售商,而零售商现在出售千兆光纤到户服务仅为每月50美元。20年前,斯德哥尔摩方面建立了光纤网络批发公司,而现在家庭和企业可以享受到来自高品质且低价格的零售服务。在首尔,“看不见的手”同样在发挥作用,通过批发模式运作的光纤网络已经激活了市场竞争。

     梯若尔提出的不仅是理论而且是w66利来的解决方案。英国《金融时报》2014年10月14日发表文章认为,梯若尔擅长的领域是产业组织理论而并不是对某些现象简单的总结。这显然是由于他所用的研究方案包含了为凸显现代经济复杂性所需要的w66利来的解决方案的多样性。他所取得的成就是对目前经济复杂性的分析,并且他所得出的结论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深刻见解。这种务实的做法是一种以行动为导向的模式,而这也是目前现实世界所需要的。

     梯若尔的研究成果帮助政策制定者解决了很多领域的问题。例如在政府和互联网公司的博弈中,梯若尔对于如何规制的建议已经在近一段时间被电信产业自由化改革证明了其所拥有的价值。而且,预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继续发挥作用。

    梯若尔的研究也已经被政策制定者用在其他行业。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经济学家罗伯特·莉坦(robert litan)的描述,梯若尔通过所谓的“刺激性规制手段”帮助政策制定者使企业运营更加高效。在梯若尔和其他学者之前,政策制定者往往只是简单地允许经营公共产品的公司根据固定的投资回报率来获得投资收益,这看上去很公平,但却引来了企业过热投资以获得更多收益的行为。

    (二)梯若尔丰富了竞争政策和规制手段

    梯若尔的理论应引起监管机构的重视。英国《卫报》评论说:“委员会将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梯若尔,其实是选择了在经济学领域内一个越来越重要的问题,此前很多政府垄断了水、电、通信等领域,而梯若尔的理论研究应该引起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重视。”在谈到梯若尔的研究时,阿姆斯特朗说:“很多垄断规制理论用的方法很简单,例如回报率、价格帽等。但梯若尔和拉丰的研究则展示了如何摆脱目前的规制理论框架,将政府规制的手段变得对市场信息更加敏感,这包括将竞争引入垄断市场的办法。”

     在反托拉斯法领域,美国政府把梯若尔的研究成果看得更为重要一些。在20世纪70年代初,很多法庭和政策制定者都拒绝接受公司可以通过收购其供应商来扩充自己市场地位这一观点。这就好比一个汽车制造公司如果购买了汽车零件制造商,从理论上也不会对消费者产生不好的影响。因为这家公司仍然将面临与其他汽车制造商之间激烈的竞争。而梯若尔的研究成功地改变了这一观点。他收集了证据来证明这种并购也将会产生消极的影响,并且通过强有力的观点证明这种并购具有深远影响。

梯若尔的研究同时被用于欧盟对信用卡交易费用的规制。而且,他的研究还为欧盟政策制定者解释了科技公司的定价政策。“我们非常感谢梯若尔”,欧盟负责市场竞争委员会的官员华金·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表示。他认为:“梯若尔的研究是经济分析的核心,丰富了竞争政策和其他规制的手段。”美国《财富杂志》刊登克里斯·马修斯(chris matthews)的文章指出,市场竞争是资本主义的核心:竞争给予企业动力,用更低的成本生产更好的产品,并且赋予消费者权利来选择对于他们的需求而言更好的服务。但是在那些本来就不存在竞争的行业呢?例如铁路运输,不会有人为同一个城市内的多条竞争性铁路网络建设而买单的,其结果就是出现一个由国家运营的垄断行业,比如美国铁路公司为消费者提供铁路服务。另一种对于自然垄断行业的结果是在严格的规制下允许私有企业来经营,并且防止它们利用垄断获取超额利润,这样的例子可以想象一下美国各州的电力公司。但通过对这些机构的规制以达到企业运营的高效、创新和平价是非常困难的。经济学家已经为这个问题困扰了数十年。梯若尔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正是表彰他在政府规制这一领域的研究。诺贝尔奖评委会表示:“在梯若尔之前,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认为应该出台对所有行业的通用规制规则。梯若尔的研究表明,这些规则可能在某些条件下会有作用,但对绝大多数行业是有害无益的。价格帽制度会促使企业降低成本,这有益于社会;同时也允许超额利润的存在,这无益于社会;市场内价格合谋是有害的,但在专利池(patent pool)制度下的联合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产业链不同位置企业的合并将促进创新,但也不利于市场竞争。”

     克里斯·马修斯同时还提到,梯若尔认为,政府规制应该出台利润分享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任何节省成本或投资行为的结果都将被企业和消费者共同承担。梯若尔的理论可以指导政府对公共产品的规制。美国《财富杂志》认为,如果美国将宽带上网作为公共产品来规制,那么梯若尔的研究成果可以帮助我们促使降低价格以及促进市场竞争。

     经济学家阿雷克斯·塔巴罗克说,梯若尔的w66利来的解决方案是提供一个更加复杂且精确的选项菜单。政策制定者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他们的政策在不同产业的刺激机制下是如何运行的。这一概念也可以用在其他领域,从国防合同到首席执行官薪酬,但同时也存在局限性。

英国《独立报》发表劳拉·切斯特的文章称,梯若尔的研究可以帮助政府来理解包括铁路和媒体在内的曾经被政府垄断的行业的新驱动力。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他的研究成果影响了对大型科技公司如微软和谷歌的监管。

    早在2002年,梯若尔已经分析了互联网时代企业经营所面临的两种不同市场,其中包括消费者市场以及软件开发商和广告商市场。尽管许多科技公司的企业从来都没有看过梯若尔的文章,但他们所引用的例如“平台”和“网络效应”等词汇均来自梯若尔的研究。梯若尔同时还表示,很多互联网公司提供的产品是免费的,而这种基于价格方面的反托拉斯法不再适用,但其结果是这些公司迅速成长为垄断企业。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互联网和反托拉斯法的提姆·吴(tim wu)教授说,“梯若尔帮助我们思考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如何应对那些对我们表现友善的垄断者。”

梯若尔和拉丰的规制理论全方位地考察了现实生活中可能存在规制问题,对政府如何有效地规范以及如何应对市场的不完善做了详尽的分析。他们认为政府在培育和完善市场机制中的作用更加重要,如果把大企业比作大象的话,就要具有驯服大象的智慧。比如政府对国有或民营垄断企业的规制,对企业排污的控制,对食品安全的规制,对银行流动性的规制以及对电信企业的规制,都可以借鉴梯若尔的规制理论。同时,梯若尔也对政府决策的政治过程,公司内部的权力结构对公司的市场表现的作用等等,都做了深入的分析。

     约书亚·甘斯(joshua gans)将梯若尔比作19世纪法国微生物和化学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他认为梯若尔善于理论方面的研究,并将研究成果用于实践中。甘斯特别指出,梯若尔对通信网络减少政府规制的研究意义非凡。

媒体分析称,梯若尔认为,政府规制应该出台利润分享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任何的节省成本或投资行为的结果都将由企业和消费者共同承担。这样的规制手段已经被美国电力和自来水行业所采用。

     (三)梯若尔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市场主导者

     《金融时报》10月14日文章称,诺贝尔经济学奖经常授予那些有着深刻见解的思想者,而这就是为什么此前的尤金·法马凭借有效市场假设获奖以及罗伯特·卢卡斯凭借理性预期假设获奖的缘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梯若尔教授擅长的领域是产业组织理论而并不是对某些现象简单的总结。在过去30年,梯若尔的主要研究集中对于那些有市场影响力的企业,政府该如何规制以使这些企业的行为满足社会经济总效益。在梯若尔刚开始研究这一课题时,国有垄断企业私有化浪潮成为那个时代的经济改革重点。以时任英国首相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为首的市场化改革派政治家,掀起了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兴起的国家掌握大型垄断企业的改革。很多能源、电信和自来水公司被进行私有化改革,但当时对于如何监管这些企业的研究却仍然处在萌芽期。尽管对于国有企业失败的现状已经非常清楚了,但市场本身并不足以限制这些寡头的经营行为。政策制定者尽管已经尝试了包括价格帽、投资回报率在内的简单政策手段,但这些政策却往往起到了反作用。

     梯若尔教授的研究认为政策制定者必须尊重不同产业的特性,这样才能规制好不同产业,但这并不容易做到。在市场基础原教旨主义和无所不知的官僚主义之间,隐藏着的是政府规制的巨大复杂性。消费者缺少足够的信息,同时市场参与者却思考得很缜密。而政策制定者则既不是公共利益的监护人,也不是代表企业的走卒。这样的结果就变成了市场中微小的变化也将使政策在某些领域适用,而在某些领域将产生不利影响。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选委员会认为,梯若尔教授的研究具有解释这一问题复杂性的能力,并且对于解决问题有可行的价值。这些研究使用了不同领域经济学的工具和方法,例如博弈论、行为经济学和高等数学模型等。

     梯若尔的“双边市场”理论让我们从结构上认识到消费者的类型不止一种。在很多未解开的谜团中,该理论解释了报纸为什么会被免费发放,这是由于从广告商处所获得的价值将补偿读者订阅费用的损失。早在经济危机爆发的很多年以前,他对于不对称信息、错位激励政策后果的研究有助于分析如何对银行和金融市场进行规制。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80年前曾说,希望经济学家这个职业可以被看作是像牙医一样的谦逊和有能力。梯若尔教授的研究展示出他高超的能力,他不断地且保持谦逊地用他的理论帮助我们认识这个真实的世界。

    (四)梯若尔的研究有助于解释网络经济

    梯若尔在2002年和让-夏尔·罗歇(jean-charles rochet)合著的论文中认为,双边市场或涉及两种客户的市场,会出现对一方收取更高费用以促进另一方需求增加的行为。这是为什么有的俱乐部会向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支付高额的出场费,但却让其他客人付费入场。为什么visa卡向商户收费,却让消费者免费购物。

     在科技产业,这一理论解释了为什么谷歌、脸谱和推特提供了免费服务。使用它们服务的用户越多,他们能吸引到的广告商也就越多。类似的是,亚马逊下降了其新手机的价格到99美分。这部分原因是手机需要很多的应用软件,而开发者不会愿意投资开发亚马逊手机的软件,除非这个手机有很多用户在使用。

     梯若尔在关于另一种科技产业的研究中写道,对于视频游戏产业,游戏机买家希望有更多的游戏可以玩,而游戏开发商只会选择那些已经或将在游戏玩家中流行的平台开发软件。

     苹果公司最新的支付平台apple pay是另一个案例。梯若尔已经展示了信用卡行业的有效性取决于足够的消费者和足够多的商户。而对于刷卡费率的制定,信用卡公司必须要在两者之间进行权衡。苹果公司成功且其他公司失败的地方是,它成功说服银行成为其利来国际登录的合作伙伴,这部分是由于苹果公司庞大的客户数量。银行提供给苹果公司一个低于正常水平的信用卡刷卡费率,并且苹果系统的用户可以通过完成更多交易来支持这一项目。

    “如果梯若尔的研究并没有成为影响苹果公司、万事达公司、visa公司和美国运通公司的理论核心,那么我一定会很吃惊,因为他的理论研究告诉了这些公司如何来看待这个世界。”在博客上发表互联网时代的市场竞争文章的多伦多大学经济学教授约书亚·甘斯说。

    由于科技企业的行为不符合典型的垄断行为,因此这让政策制定者非常棘手。许多产品都是免费的,并且提供不同产品的公司面临的竞争对手也有所区别。例如,谷歌公司的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其演讲中提到,谷歌公司在搜索方面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公司,在移动市场是脸谱,而这两者没有一个公司是做搜索引擎的公司。

     在双边市场理论下,搜索引擎有成为垄断企业的趋势。梯若尔认为,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风险在传统垄断理论中很难出现,而这一内容也是反托拉斯法在调查谷歌公司时所进行的内容之一。

“受到梯若尔和其他学者的启发,我们目前做的已经超越了传统视角。以前铝行业出现卡特尔会提高铝的市场价格并导致其他产品价格也水涨船高”,联邦贸易委员会反托拉斯事务的高级顾问提姆·吴先生表示,“对于市场权力的理解是很难的,而传统意义上对于价格垄断的分析在产品是免费时已不适用。”“但很显然这些东西并不免费,成本被转嫁到了别的地方。”

     对于消费者来说,成本包括支付了更多用来吸引广告商的成本、被迫被追踪并观看个性化的广告,以及隐私权力的放弃。“人们常说,我是脸谱的用户。但在真实世界中你也是脸谱资源的供应商,”甘斯说,“网站给了你某种服务,然后事实是你也帮助他们向广告商消费了产品。”

    互联网用户并不这样认为,正像梯若尔和罗歇在2005年合著论文《双边市场:进展报告》中写的那样:“对于剃须刀消费者,基于产品的需求满足和剩余角度,消费者将内化购买影响,但互联网终端用户则不会对市场另一端产品的购买影响进行内化。”

    (五)梯若尔的研究有助于通信接入服务的规制

    梯若尔理论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fcc)来说值得特别关注。美国彭博社撰文说,大西洋两岸的学者和经济学家都在倾听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梯若尔的好消息,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高层可笑不出来。早在10年之前,联邦政策制定者们否定了梯若尔关于私有化通信产业的评估报告,而这带来了灾难性的结果。

     梯若尔理论认为,那些控制着接入家庭和企业物理网络的公司,会让用户在联网后使用自己的终端设备,而这样的行为是一种自然垄断的表现,最终根据终端用户的规模来压榨利润。为了规制这种权力,政策制定者需要对通信接入服务进行整体和零售的分离,从而使不同网络之间可以兼容使用。

在2002年初,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宣称,通信产业会像其他私营产业一样,公司通过在电话线路和电缆线路方面的激烈竞争,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且低价格的服务,而这一预期最后被证明是错误的。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汤姆·威勒(tom wheeler)在9月的演讲中表示,电缆线路目前在美国高容量互联网接入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这一优势还在快速扩大。在2014年第二季度,电缆线路公司占有新增高速上网用户中的99%,而此前通信公司老旧的铜线网络已经过时。

     尽管如此,资源高度集中的电缆线路产业仍然在寻求更强大的市场影响力。康卡斯特公司对于时代华纳电缆公司的收购提案就是意在获取像当年标准石油一样的市场规模和机会。与此同时,由于联邦层面对于解决通信产业垄断现状的态度存在阻力,这使得美国出现了很多以各州本地电缆公司为代表的第二类私营公共产品企业。很多面临相同问题的城市和市镇都在考虑成立自己的光纤网络批发公司。以爱达荷州为例,该州已经建立了开放式的光纤网络批发公司,用来连接社会机构和企业。威斯敏斯特、马里兰也在考虑类似的方案。西雅图、旧金山、芝加哥、纽约和波士顿也在考虑它们下一步的光纤网络产业发展方案。

     美国公共权力委员会、美国市长会议和美国国家城市联盟已经在近期表示了对各州政府改革通信产业的支持,以满足来自重要社区的需求并促进经济发展。正是由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拒绝改革,改革更多地集中在地方范畴。而随着民众对于梯若尔获诺贝尔奖的赞许,这一现状是否会有所改变?很显然,如果真的有所改变,诺贝尔奖评委会将非常乐意看到这一变化。

     美国《财富杂志》的马修斯2014年10月13日撰文指出,梯若尔的研究将使上网变得更加便宜。他的研究将帮助美国来规制宽带网络行业,并找到一个降低市场价格、促进市场竞争并且还可以保证企业创新的办法。多伦多大学战略管理学教授甘斯表示,目前的问题是在过去几年内,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把宽带上网行业当作公共产品。尽管梯若尔的理论在其他发达国家产生了深远影响,在那些国家,宽带上网行业被当成了公共产品,但在美国市场这样的影响还尚未发生。

     甘斯指出:“电信行业的问题是我们所称的最后一英里问题。在使用宽带时,你只会使用一条线路。因此全世界对这一问题的w66利来的解决方案就变成了只有一家公司运营网络,但是它们必须允许其他公司也有使用这个网络的权限。如果消费者想使用某一个公司提供的电视或者互联网服务,政策必须允许消费者所选择的公司有权力租用另一个公司所拥有的网络资源。”他继续说道:“很明显政府不应该允许一家公司作为竞争者来以低价租用关键的资源。因此梯若尔写了一系列文章来阐述这一复杂问题,他的研究和理论让政策制定者学会如何平衡各方面的力量,尝试建立一个竞争的环境。并且在这种环境下,管理网络的公司仍然有动力去发展新的用户。”这样的竞争模式已经让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宽带上网费用开始下降,但美国消费者却仍然在支付高昂的费用。与此同时,梯若尔的研究已经被政策制定者用在其他行业。根据莉坦的描述,梯若尔通过所谓的“刺激性规制手段”帮助政策制定者,使企业运营更加高效。

五、梯若尔理论的贡献及其对中国改革的启示

 

  皇家瑞典科学院在其54页的通稿中这样形容梯若尔的研究成果,“其整体的研究贡献大于梯若尔自身研究成果的总和”。2014年10月1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历数梯若尔的五大贡献。

  1.市场规制。梯若尔在20世纪80年代的研究成果,集中在如何理解并规制寡头垄断或那些被少数企业垄断的产业。“此前研究这一问题的学者在寻求一种简单的解决办法”。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主席、斯德哥尔摩大学经济学教授托斯滕·佩尔森(torsten persson)说,“梯若尔和他的同事告诉我们,要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一整套的w66利来的解决方案。”

  2.产业组织。1984年,梯若尔及其合作者撰写了一篇对于现有企业如何对待新进入者的理论研究文章,指出通过投资更多的资本来组织新进入者,可以同时降低企业猛烈打击新进入者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可能会选择保持对市场的饥饿感,从而避免‘肥猫效应’”。

  3.资产泡沫。在1985年发表的文章中,梯若尔定义了制造资产泡沫的三个条件:持久性、稀缺性和认同性。“通过创造更多的资产可以减少产生资产泡沫的可能性。”“稀缺性条件解释了为什么在一开始泡沫会影响资产价格,而稀缺性往往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无法复制。”

  4.银行援助。梯若尔在20世纪90年代的一些合著论文中,分析了目前的银行监管现状,并预见了很多发生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的问题。研究中评估了很多不同的结算系统和票据结算中心,以避免市场中出现对于政府将在系统性经济危机中拯救濒临破产银行的幻想。在两年之前,梯若尔研究了如何在金融危机中快速重启金融市场,并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个解决模型,用来帮助购买疲软资产以及对抗中等质量资产的贷款。

  5.规制俘获。在和让-雅克·拉丰的长期合作中,梯若尔创造了一个模型来分析政府规制被产业俘获的现象。简单地说,就是政府规制本应该有利于消费者,但最终却让生产产品的企业获益。

  梯若尔的理论对中国经济改革也具有启示意义。早在2005年,梯若尔就指出,中国对外竞争做得很好,但内部相互征税不是很好,应该提倡自由贸易。如果内部关税不能取消,商品不能自由流通,也会带来很大问题。中国跨省之间的贸易互相征税很令人吃惊。这样不合适,这会减少贸易量,有碍增长和社会福利。博弈论对这个案例的分析是,每个省份追求自身利益而对外省征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设立欧盟、世贸组织来降低贸易壁垒的主要原因。现在中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世界其他地方曾经经历的失误不应该在中国重演,中国中央政府做得很好,但如果内部关税不能取消,商品不能自由流通,也会带来很大问题。中国一定不要重演别国的失误。梯若尔的研究对中国的国企改革有着重要的意义。当前,国内对规范垄断企业有着较高的要求,但是如何规范不同行业和领域,应该采取什么执行方式还缺乏研究。中国的学者对这些方面研究较少,比如该如何约束几大运营商,如何对铁路、航空等领域进行管制,均没有细致的研究,而梯若尔理论把信息经济学融入规制理论中,考虑了动态的规制理论,对生产多产品厂商的规制,避免垄断商对政府的决策进行“俘获”的理论,串谋的理论以及组织结构内部权力分配的问题等等,尤其是对于当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极具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appelbaum, binyamin(2014), “jean tirole wins nobel in economics for work on regulation”, oct.13, new york times.

 chesters, laura(2014), “french monopolies guru wins economics nobel prize”, oct.13, from independentweb side.

 crawford, susan(2014), “nobel-winning message for the fcc”, oct.14, bloomber.

 matthews, chris(2014), “nobel prize-winner jean tirole's ideas could make your internet cheaper”,oct.13, fortune.

 o'brien, matt(2014), “jean tirole won the 2014 nobel prize in economics for actually showing us how the real world works”, oct.13, washingtonpost.

 timirsod, nick & charles duxbury(2014), “contribution to economics from nobel winner jean tirole”, oct.13, washingtonpost.

 treanor, jill(2014), “jean tirole wins nobel prize for economics 2014, french economics professor wins for his work on market power and regulation, and his work taming powerful firms”, oct.13, the guardian.

 weinberg, david & tony wagner(2014), “explaining the theory that got jean tirole his nobel”, oct.13, from marketplace web side.

 yueh, linda(2014), “regulation and the nobel prize in economics”, oct.14, from bbc web side.

 “a nobel for work of true economic value prize for tirole recognises insights into market dominance”, oct.14, 2014, financial times.

 钟心,2005:《经济观察家:对话梯若尔中国不应重演别国失误》,人民网。

 尹训东,2014:《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梯若尔:驯服大象的智慧》,《中国经济周刊》,10月13日。

 

(注:梁俊兰,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邮政编码:100732,电子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