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朱恒鹏:医生集团:医改突围的低风险尝试

    2015年10月2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中心主任朱恒鹏撰文认为,在医生自由流动的各种探索中,医生集团是一种医生求变、探索执业新形式的尝试,触及到了医改的核心,并指出医改真正的深水区不是公立医院改革,而是医疗行业的人事制度改革。建议政府保持关切态度并给予更多宽容和支持。全文如下:

                              医生集团:医改突围的低风险尝试
                    2015年10月26日  作者:朱恒鹏  来源:《动脉网》
    关键词:朱恒鹏    医生集团    治理模式    分级诊疗体系

    近年来,老龄化加速、环境恶化等问题大幅提升了人们对医疗健康服务的需求;同时,随着收入水平的稳步提高,人们对医疗服务质量的期望值也不断提高,而目前的医疗体系显然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新医改6年来,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持续困扰着大众的神经,医生群体也怨言重重,医改下一步出路在哪?近一两年来多个“医生集团”逐步涌现,这种体制内医生求变、探索执业新形式的尝试,很可能是打破医改僵局的突破口。
    医生集团的探索触及到了医改的核心,即医疗行业的人力资源配置机制变革,官方的政策术语称之为人事制度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医改有一句关键的话,要建立“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人事薪酬制度”。而我国目前是公立医疗机构占据垄断地位的医疗服务体系,有超过86%的医生都在公立医院,受制于事业单位身份无法实现自由流动。与制造业以实物资本作为核心资源不同,医疗、教育等社会服务业的核心资源是人力资源。在对人力资源的管理体制改革中,人事制度改革即人力资源配置机制改革是前提,而薪酬制度改革则是从属,只要前者理顺,包括医疗服务定价、医生薪酬制度等一系列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因此,医改真正的深水区不是公立医院改革,而是医疗行业的人事制度改革,即人力资源配置机制改革。
    在医生自由流动的各种探索中,医生集团可能是一个很不错的模式。实际上,即便是在政府内部,对于取消事业编制身份制度、让医生成为自由执业者,已有高度共识,亦被普遍认为是大势所趋。一些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地进行探索,例如北京实行逐步收回公立医院人员编制指标的方案,深圳规定新入职医生不再有编制。
    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即使政策上完全放开医生自由执业,医生已在体制内太久,能否适应自由执业,哪种“自由执业”方式更具有可操作性,没有先验的模式可供照搬,摸索过程必不可少。医生集团,不管医生是在体制内,还是走出体制,以及具体的组织模式,没有必要去计较,重要的是,这是一种值得肯定的探索。
    有人担心,放开医生自由执业会导致公立医院医生大规模出走,公立医院会被瓦解,医疗安全也难以保障。对于这些顾虑,我们只能说“你想的太多了”。首先,可以放心的是,拥有执业医师执照的医生都已达到了执业资质的基线,更别说那些已经到了副主任、主任级别的医生。好不容易拿到资质的医生都是有身份的人,本就爱惜羽毛,离开单位庇护,自由执业,自会加倍小心。况且,医生的职业性质就要求他们靠名声吃饭,故他们也有着谨慎、守规、怕风险的职业性格特点。
    其次,医生多点执业,分流公立医院业务,恰恰正是分级诊疗体系的本来含义。即使完全放开医生自由执业,最终还有很大规模的医生选择继续留在公立医院。市场能够解决的在市场解决,能在基层解决的在基层解决,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危急重症交给三甲医院解决,这也正好让三甲医院回归本位,即承担危急重症、疑难杂症、科学教研的任务,追求技术和质量,而不是追求数量,恰恰符合医改的目标。
    医生管理制度的转变,也是我国向现代国家治理模式转型的要求。从经济发展来说,我国已经进入中等发达水平,但后继发展乏力,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很大,这与知识型、智慧型人力资源仍由行政力量配置和现代服务业发展受阻有关。医疗、教育、科技行业是一国受高等教育者集聚之地,拥有最高比例的高智商高学识人才。以医疗行业来说吧,我国医生长期被束缚在体制内,人力资源错配,创新受到严重抑制。医生集团提供了一种新的人才管理方式,自主经营管理的体制,可以自主探索适宜的业务模式。按照发达国家的经验,这些专业组织的行业自律和监督水平,以及其所具有的专业权威性和公信力,会超越行政部门,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社会治理模式,也可被认为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因此,对于各种形式的医生集团探索,若能成功,益处多多,倘若失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世上绝大部分的探索和创新都会失败,但在自由探索下,仅靠成功了的那一小部分创新,也可以让世界越来越美好。所以建议,政府大可以保持关切和给出风险提示,少些干预,也不要打着规范的旗号出台限制性甚至禁止性的政策,若真要出台文件表示一下职责,希望学习80年代农村改革文件起草者的胸怀和见识,对包括医生集团在内的各种医生自由执业的探索说“可以…可以…也可以…”。
(原文见《动脉网》    2015年10月26日http://www.vcbeat.net/20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