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朱恒鹏:药价降低七成,毋需财政掏钱

 近日,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在2015年第23期出版的《财新周刊》专栏发表题目为《药价降低七成    毋需财政掏钱》的文章。朱恒鹏认为,让药品回扣由医生手里转移到医院,这时收入应如何分配成为新的难题,可通过人事制度改革来破解。全文如下:

                    朱恒鹏:药价降低七成    毋需财政掏钱
                    来源:《财新周刊》    2015年第23期

    关键词:朱恒鹏    以药养医    药价    财政    人事制度改革

     谈起取消药品加成、破除“以药养医”,卫生部门和医生们经常摊手说,药品收入的损失,得增加财政补贴来补偿。今年刚刚出台的城市公立医院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方案中,都把破除“以药养医”列为医改重点。事实上,只要医疗行业在提高医疗服务价格的同时进行人事制度改革,不用财政投入-分钱,“以药养医”也可成功破除。否则,增加财政投入也无济于事。
切断医药灰色黑色利益链,要先了解其中的利益格局。目前中国不同层级、种类的医疗机构药占比总体平均约50%,业内-般认为,医院每销售100元药品,其中大约20-30元是医生拿的回扣,20-30元是医院的毛利包括加价和隐形返利,10-20元流向医药代表包括居问人,20-30元是制药企业收入,5-8元是配送企业的毛收入,剩下的是各个管制部门的寻租收益。
        静态来看,如果医药代表和管制的寻租利益可以消除,即使医院和医生依然追求卖药赚钱,原先的100元药品,至少也可以降低到80元以下。而取消药品加成,同时要求医院和医生也不得从药品销售获取隐形收益,可以将药费再减低到30元。
此时要用合法收入弥补医院和医生的损失,这才可能让医务人员有积极性主动配合改革。通过提高医疗服务价格的方式,药费降低70元,服务费用提高50元,总医疗费用有所下降,患者和医保负担有所减轻,用药量也随之下降,医院医生利益也没有受损。无需财政增加投入,就完全能够实现,这正是福建三明市医改模式的逻辑。
    说来容易,但这-改革多年来都迟迟不能推行,其中有诸多复杂因素,如药品产业链上药企和寻租者形成的强大既得利益集团等。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这-改革涉及医院内部的利益结构调整,更涉及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人力资源配置制度变革。
    首先,过去20多年“以药养医”体制下,医院内部形成的利益分配潜规则有某种程度的合理性。大部分灰色收入流向了高年资医生和科室主任。这意味着,医术高、患者认可、工作量大、愿意加班加点的医生,处方量越大,收入越高,药品回扣以及红包-定程度上吻合“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原则,是-种虽不上台面但行之有效的绩效工资制度。
    药品回扣由医药代表发放给医生,不需经过医院财务。-旦削减药品收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这部分收入从医生手中平移到医院,这时候如何分配成为难题。公立医院是政府“定岗定编定工资标准”,没有用人和收入分配自主权。直到今天,公立医院明面上还是实施论资排辈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分配制度:同样年资和级别的医生和行政人员,医院给出的收入基本-样,高年资医生收入是低年资医生收入的不到2倍,医生收入是护士收入的不到2倍。若计入回扣、红包等,高年资和低年资医生的实际收入差距能达到五六倍甚至10倍,医生和护士间的收入差距也能达到五六倍。
    其次,公立医院医生薪酬受到政府管制也是合理的。如果不控制医院薪酬总额和标准,公立医院员工就会出现吃光结余甚至吃光国有资产的冲动,-旦出现亏损,又要财政保证薪酬发放。公立医院垄断了医疗服务市场90%的业务,导致未能形成竞争性的医疗服务市场,医生限于编制身份不能流动,也就没有市场化收入价格作为参考,财政就缺乏给医生“定准”工资的标准参照。
        因此,若维持公立医院现有人事制度不变,即便医院通过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增加了医院收入,也不能让医生分享改革红利,而是将增加的收入转为医院的结余。按规定,公立医院结余60%要作为事业发展基金,可用于职工集体福利和奖励基金的最多不超过40%,大部分地方甚至规定不超过30%。这就是医生对灰色收入阳光化没有信心也没有积极陛的原因。
总结来说,破除“以药养医”显然蕴含巨大的改革红利。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和推动社会资本办医,都是政策既定的方向,如何更快推动竞争性医疗服务市场形成,更快推动医生的市场化薪酬形成,才是眼前最重要的关键。

(原文见《财新周刊》2015年6月15日,2015年第23期)
原文链接:http://weekly.caixin.com/2015-06-12/100818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