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朱恒鹏:取消以药养医能让看病便宜吗

   2015年5月25日,《财新网》发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关于《取消以药养医能让看病便宜吗》的文章。文章中,朱恒鹏就取消药品加成、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能否真正打破以药养医机制?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又是否会加重患者负担?等问题作出了分析。他指出,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但如果医生还是按职称按级别拿固定工资,并没有动力为患者降低用药成本。全文如下:

                                朱恒鹏:取消以药养医能让看病便宜吗
                        2015年5月25日    记者:  孙文婧    来源:《财新网》

    关键词:朱恒鹏    医疗服务价格    改革试点    以药养医

    【背景】5月22日,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孙志刚表示,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主要是通过推进各方面的综合改革来建立起一个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的新机制,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第一步必须取消药品加成。
    孙志刚指出,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的收入是有所减少的,因为在取消药品加成政策之前医院的收入主要有三块,一是医疗服务收费,二是药品加成收入,三是政府补助。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收入的三个渠道就改为两个渠道,只有医疗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现在要求取消药品加成,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由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增加政府的补助、降低医院的运行成本等来化解。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主要是提升能够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服务价格,主要是诊疗费、手术费、护理费等等,同时降低大型设备的检查等价格。
    取消药品加成、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能否真正打破以药养医机制?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又是否会加重患者负担?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指出,即使取消药品加成,但只要药厂和医院、医生之间的隐性利益输送还存在,以药养医问题就难以根除。长期来看,改革的方向是按病种付费。短期来看,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应配套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否则患者的就医成本仍会加重。
    按照中国现行的药品集中招标办法,所有公立医院使用的药品,都由当地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管理部门统一竞价采购,形成药品目录及招标价格。医院从省级政府核定的药品目录中选择,并可在药品招标价格基础上加价15%销售给患者,但不能超过发改委规定的药品最高零售价格。5月5日,国家发改委、卫计委、人社部已联合发文,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取消药品加成,意味着医院将按照招标价格将药品销售给患者。
    朱恒鹏指出,备受诟病的“以药养医”问题,既包括养医院也包括养医生。在养医院的层面上,除了15%的药品加成收入,很大一部分是药厂对医院的“返利”——许多药厂往往通过帮医院买设备、盖大楼等方式来增加药品销售。在养医生层面上,药厂则通过给医生回扣来鼓励医生开药。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的收入的确会减少,但只要药厂跟医院和医生之间仍存在返利,以药养医问题还是难以根除。
    长期以来,中国的医疗服务价格的确偏低。“很多人认为是医疗服务价格太低,所以才会以药养医。二者之间的确有一定的内在联系。但我认为,两者不完全是因果关系,两者其实都是结果。”朱恒鹏表示。“医疗服务价格,就是医生服务的价格,就是对医生人力资本的定价。这本质上跟医生该拿多少薪酬是一回事。”他认为,医疗服务价格扭曲和以药养医问题,产生的根源在于僵化的事业单位行政管理体制之下,医生的人事管理和薪酬制度跟市场经济不匹配。换言之,提高了医疗服务价格,但如果医生还是按照职称按照级别拿固定工资,医生并没有动力为患者降低用药成本。
    在5月17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推行按病种付费,到2017年按病种付费的病种不低于100个。“按病种付费,就是比如割一个阑尾炎就是8000元,生小孩顺产就是2000元,其他剪子纱布床位不再单项收费。这样的话,医院就愿意通过压低药品价格、压低成本提升自己的利润空间。”朱恒鹏解释。医院服务种类多、技术问题复杂,全部推行按病种收费并非易事。但是如果能够真正按病种收费,单项医疗服务定价问题也自然不再存在。
    另外,朱恒鹏指出,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还必须配套以医保利来国际官网的支付方式的改革,否则如果提高的医疗服务价格全部由患者承担,会造成患者就医成本提高,看病贵问题加剧。此前的重庆医改风波也正是由此而起。目前,医保利来国际官网的支付方式调整权在人社部。医保支付是社保体系中最复杂的一部分,因为医疗问题难有统一标准,病种多、治疗方式复杂、技术含量高。因此,改革医保利来国际官网的支付方式需要人社部、卫计委等多个部门协力才能共同完成。
(原文见《财新网》2015年5月25日)
原文链接:http://opinion.caixin.com/2015-05-25/100812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