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李扬:人民币国际化的地位与责任相辅相成

 2015年7月1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和交通银行联合举办的“2015国际货币论坛暨《人民币国际化报告》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经济学部主任李扬在论坛上作了发言,他指出,人民币在计价、交易和支付方面取得很大进展的时候,我们要知道,下一步的深入,巩固,要有赖于国内金融体系的深入的发展,改革。我们在讨论人民币国际化问题的时候要反过来看,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完善的金融市场是至关重要的。以下为发言实录:

                            李扬:人民币国际化的地位与责任相辅相成
                          2015年7月18日    作者:李扬    来源:新华网

    关键词:  人民币国际化    责任    经济体系

    通过前面的介绍,对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的进程一些特点有了全面的了解,我想有一点结论,人民币国际化在稳步推进,但是这个推进,基本上还在浅层次的,就是说它在完成计价、交易、支付,这几个功能方面推进的比较快。
    一个货币最后能站住脚,尤其是在国际上站住脚需要成为储藏货币,现在要成为避险货币。这两个确保国际化能不能继续推进,继续深入得到巩固的最关键的条件。沿着这样的思路,人民币今后成为国际储藏货币,包括各个国家储备,避险货币应该做的事情我讲两方面的想法。一方面涉及国内,一方面涉及我们的国际责任。
    所谓国内就是说,要想让人民币成为储藏货币,必须有足够多的人民币定价的产品,所谓国际责任就是说人民币要国际化,必须承担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品的责任,这个任务提出来了,这也是我们报告的角度之一。
    关于国内的问题,这个话可以简单化为进一步深化中国的金融改革,完善中国金融体系,让中国金融体系中不断提供人民币定制的,让人们可依赖的收益丰富的产品。会涉及到很多方面,我们借这个机会,我就讲几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我们需要有一套产权保护制度,需要有可依赖的,可实施的,可信的产权保护制度。别人要用你的人民币,得信任你,所以信用问题是第一的问题。制度上,一国货币的信用是靠产权保护予以支撑的。那么这一点,应该说还是有一些问题的。
    第二个重点,我们需要有一个发达的,有深度的,有弹性的市场,尤其是需要有一个有深度有弹性的债券市场。现在中国市场规模比较大,但是存在着非常多的制度的缺陷。比如说我拿债券市场来说,人民银行那块不算,现在好几个口径。市场上的,大家基本上都能参与的大概是40万亿。40万亿里面,真正的非金融企业发行的只有10万亿,其他的都是政府发行的,或者是金融机构发行的。
    非金融企业发行的债券,大部分是由中国的金融机构持有。中国很怪的事情,基本上是银行发行,证券购买,证券发行,保险购买,企业发行,银行购买,到最后都停滞在银行资产负债表里面。外国人要大量持有人民币,我持有什么东西呢?现在中国没有信用债券,非金融企业发行债权也有评级,但是那个级别绝对不是信用等级,而是背后担保机构的等级,最后是后面作为强大的支撑的国家的信用等级。你看不出风险,怎么投资?这是市场的问题。
    第三个重点,我们需要有一个有效率的支付清算体系。现在我们支付清算体系,在国内还没有统一,更不用人民币的支付清算,美元的支付清算体系,日元的支付清算体系相互连接的问题,现在都是一个任务,大部分没有启动。不能清算,资金何以流动。资金不能流动,它怎么能够进入。
    我们很高兴看到,人民币在计价、交易和支付方面取得很大进展的时候,我们要知道,下一步要深入,要巩固,要有赖于国内金融体系的深入的发展,需要改革。我很担心,最近我们股市的暴涨暴跌提供了一个不说很大,但是也是一个非常显著的负能量,市场不可相信,我怎么持有你定值的金融资产。我觉得我们在讨论人民币国际化问题的时候要反过来看,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完善的金融市场是至关重要的。
    刚才谈到人民币国际化提到日元,日元几起气落,还徘徊在那个水平上。德国没有说,德国没有说国际化,因为把控不了这个任务,还是很复杂的。但是不管怎么搞,我们要建立完善的国内金融支付清算体系。
    另外一个问题面向全球,我们不能只看到人民币国际化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我们必须同时深刻、清醒认识到人民币国际化让我们承担的责任。这个责任就是要向全球提供公共品。报告当中提到了,一般来说,所谓公共品大概分三类,一类和平安全。现在显然,我们在提供和平安全方面的能力是不强的。为什么美国说话这么强硬,为什么到处是霸权?因为在相当程度上,它提供了和平与安全的保障。现在冲锋在前反恐,尽管反恐对他们来说,现在看起来已经不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但是要承担这个责任。
    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现在开始承担这样的责任。但是你要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要想自己的货币在国际上树立良好的影响,必须向世人显示,你能维护和平,这个涉及到非常多的问题,我们不展开说了。
    第二要能够维护和建立一套稳定的可持续的经济体系。我们知道从全球而言,经济体系三大支柱,一个支柱是货币,第二个是贸易,第三个是投资。迄今为止不管怎么说,在货币领域,在贸易领域,都已经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可以实施的一些制度,一些治理体系。尽管货币体系问题很多,运行没有特别大的障碍。贸易体系,wto在我看来已经走到尽头,现在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包括中国这样一些新兴市场的国家,在寻找新的规范,或者在贸易2.0,3.0等等,以ttp,ttip,以各种各样的自贸区为代表的,新的全球贸易的治理体系也在形成,在这方面,我们中国需要贡献自己的力量。
    第三个支柱,在过去讨论的比较少,我最近这一两点接触,有一些体会就是投资。如果在货币领域,在贸易领域,还有国际规则可寻,那么在投资领域,没有国际通行的国际规律可寻。全球的投资被3400多个双边多变的投资协定规范着,很分散。
    所以在下一步,如果想提供国际的公共品,就提供一个国际的投资的规则。现在是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像ttp,ttip就是跨境投资问题,竞争中立,负面清单,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在投资领域,目前正在推进的进展中,最引人注目的,而且是最重要的就是中美投资贸易协定,现在这些东西,都在推进。中国和美国这两个最大的国家,最复杂的国家,最不相同的国家,就一个最复杂的问题谈协定,本身就有国际意义。所以我们必须推进这样一个投资贸易协定的达成,为国际提供公共品,提供投资的规则。这些东西不是一日就可以完成的,都是非常复杂的事情。
    国际公共品的第三个方面,就是有效的国际援助的体系,你当老大,让别人跟你走,你号令天下,让别人都用你的货币,当别人出问题的时候,你必须能援助,有效援助。有效的援助体系必须建立,不管怎么说,美国人出了点事要掏钱。
    我们追求人民币国际化,追求某种程度的领导地位的时候,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这点是相辅相成的。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进程,我同意李行长的说法,是经济实力、贸易实力、金融实力支持的。但是这个过程是相当漫长的,对于中国来说,对内完善我们金融体系,对外逐渐建立我们的国际责任的这样一套体系,不是短期内可以做到的,需要我们长期不断努力,因此我们这个报告就是长期不断做下去,谢谢各位。



(原文见新华网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链接: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5-07/18/c_1280334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