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蔡昉、朱恒鹏:如何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发展,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已成为我国建设现代化国家的迫切要求。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充分认识这项任务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加强顶层设计,加强系统谋划,加强体制机制创新,采取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力争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逐步实现高水平的城乡发展一体化。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召集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深入探讨了如何发挥我国的制度优势,加强体制机制建设,努力形成城乡发展一体化新格局。2015722,《光明日报》特摘登与会学者的发言。其中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的文章《从教育入手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朱恒鹏的文章《正视庞大流动人口的医疗保障问题》。全文如下:

蔡昉:从教育入手消除城乡二元结构

2015722  来源:《光明日报》  15


关键词:流动人口  医疗保障  国民健康保险制度  新农合

政府推动教育资源在城乡之间的均等化,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为青少年受教育创造有利条件,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突破口和关键之举。

目前,在民工荒和招工难的情况下,出现了教育激励不足的问题,即农村家庭对子女义务教育阶段后升学的积极性下降,局部地区初中阶段辍学率有所提高。从短期劳动力市场看,义务教育阶段后教育家庭负担的直接支出绝对水平和比重仍然较高,低收入家庭承受力不足。农民工工资上涨造成接受教育的机会成本上升,家庭对子女上学的成本收益账算下来,不利于教育扩大。此外,2013年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流动儿童达1200余万人,留守儿童达2100余万人,入学问题和教育质量问题都亟待解决。

教育问题体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从公平角度看,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等,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以及农村居民和农民工尚未享受到均等的教育机会,不仅是今天城乡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还会导致贫困的代际传递,妨碍全体人民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从效率角度讲,如果不能有效激励教育,大幅度提高新成长劳动力的教育水平,结构调整会遭遇人力资本瓶颈,出现工资上涨超过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势头,伤害长期可持续增长,造成结构性失业。

目前农民工平均受教育年限刚好达到义务教育的9年要求,与第二和第三产业劳动密集型岗位是匹配的。产业升级后则需要大约12年教育的劳动者。也就是说,今天的人力资本与未来的产业需求有至少3年的教育差距。“百年树人”这句老话是教育发展特点的真实写照。19902010年,有“普九”和高校扩招这样的引擎,二十年间我国成年人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才增加了2.7年。因此,必须未雨绸缪,政府要有更大的作为,政策有更大的力度,实现城乡教育资源的均等化。

关键词:城乡教育  城乡二元结构  留守儿童  教育机会  教育问题

 

朱恒鹏:正视庞大流动人口的医疗保障问题

2015722  来源:《光明日报》  15



大规模人口流动已成为我国经济社会的主要特征,因此政策制定和制度安排须重视流动人口的权益保障。

由于缴费水平偏高,加之无法随工作地点变换转移接续,目前不足两成农民工参加城职保。由于流动人口较为年轻、健康状况较好,医疗需求主要集中在门诊上,而城职保不报销门诊费用,年迈返乡的农民工无法携带城职保回家,因此参加了城职保的农民工并不能获得城职保保障。其缴纳的医保基金实质上是补贴了城镇户籍职工,事实上还是农民补贴市民。

大部分进城农民工参加了家乡的新农合。新农合不支付异地门诊费用,异地住院费用实际补偿率也很低,回户籍所在地住院交通和误工成本极高,所以参合农民工获得的医疗保障也大打折扣。在城市打工期间缴纳的参合费用实际上贡献给了家乡的城乡居民。等他们年迈返乡后,面临的将是新农合医保基金支出压力巨大的结局。

解决上述问题,需改革医保体系,在现行制度基础上构建国民健康保险制度。在较低的筹资水平实现全国统筹,所有国民在国内任意地区平等享受,不同阶层的多元化保障需求通过商业保险来满足。

进城农民工医疗需求主要集中在小病门诊上,城市的公立医院和社区医疗机构一来费用高昂,二来并不以流动人口为服务对象,其布局和服务模式极不方便农民工就诊。建议政府按照国际通行做法,允许拥有合法执业资质的医生自由开办诊所,方便流动人口就医。


(原文见《光明日报2015722,第15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