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朱恒鹏、朱凤梅:医学院招生难,根子还在破“官医体制”


  2015年8月19日 来源:《东方早报》 第a04版

  关键词:“官医体制” 事业单位

  面对学医投资回报周期长、医学专业就业范围相对较窄,特别是医患关系空前紧张的局面,近年高考生报考医学专业的意愿有所下降。虽然,其中有一些问题被夸大了,甚至可以说是以讹传讹,但目前医学界整体对职业前景的确并不乐观。

  我们需要反思,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患者对医生的不信任和医生对执业环境的不满意,以致医患矛盾愈演愈烈,形成恶性循环?

  一个事实是,我国80%以上的卫生技术人员受雇于公立医院,是拥有事业编制或者类似身份的“单位人”,其收入分配机制倾向于“平均主义大锅饭”。在这种畸形的机制之下,不少医生会通过其他收入途径,如,过度用药、过度使用耗材以及收受红包等获得补偿性收入。这种“明低暗高”的收入模式既激化了医患矛盾,又损害了医生声誉,使得医生的职业道德广受质疑。

  僵化的事业单位下的“官医体制”、“官医思维”,造成了整个公立医院管理层、医生群体服务意识淡薄。我国已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人民群众对医患沟通的要求明显提高,而“只要技术没错我们就没错”的计划经济思维以及传统的公立医院管理模式,已经远远无法满足人民群众对医疗服务质量的要求。因此,医患关系紧张不是患者单方面造成的,将医患冲突归咎于患者是不妥的。

  事业单位体制的另一个典型特征,就是“铁饭碗”制度,以及与之配套的论资排辈、“大锅饭”横行。这样的制度没什么优胜劣汰机制可言,也无从形成规范透明的“多劳多得,优绩优酬”机制。

  所以,理应受人们尊敬的医生,在这种僵化的体制下被异化为“准官僚群体”。一方面,医生的正常收入很难让医生过上体面生活;另一方面,一些医生的灰色收入(包括回扣和红包等)已明显超过公务员和教师。

  而在这“一高一低”之间存在的真问题是:在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后,人民群众对医疗服务的支付意愿日益增加。限制医生实际收入合法化、透明化以及造成医患矛盾日益恶化的,正是现行扭曲的“官医体制”。而且,这种僵化的人力资源配置制度和收入分配制度,并不符合医疗行业的自然特征。

  综上,旧有的、僵化的事业单位体制下的医疗服务供给,已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公立医院僵化的人事管理制度和收入分配制度导致的医生合法收入和实际收入的严重背离,更进一步加剧了这一矛盾。只有放弃过时的“官医思维”和事业单位“铁饭碗”意识,废除医生事业编制(准事业编制)身份,把医生“解放”出来,使医生回归自由执业者身份,让医生不再看重职称和职务晋升,而以医疗技术和服务质量为重,才能让医生职业的自然属性回归。目前推行的医生“多点执业”,还只是改革迈出的很小一步。

  医疗行业属于服务行业,医生服务的价格理应由市场供求决定。让医生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拿到合法的、体现自身价值的收入,才能从根本上缓解医患矛盾,让医生重新获得认可和尊重。届时,市场竞争机制下的高技术、高收入、高地位,不难吸引更多人投身医疗服务行业。

  当下正值社会的转型期,我们相信,医疗行业最终会回归其本来的自然属性,医生将成为受人尊重的高收入群体,医学教育的高成本投入也必将得到回报。

  (原文见《东方早报》2015年8月19日,第a04版,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