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美联储仍有望年内加息

 [摘要:美国今年第一季度gdp出现萎缩,由增长0.2%修正为下降0.7%,这显示此轮经济复苏的根基不稳。经济学家也调低了美国今年全年经济增幅预期至2.2%。不过美联储主席耶伦认为,在今年某个时点开始提升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并展开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做法是合适的。]

  本次美国数据修正主要体现在个人消费和外贸上。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的个人消费开支增幅从1.9%调低至1.8%;出口降幅则从7.2%调升至7.6%。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弗曼表示,自去年6月以来,美国国内汽油价格的下降相当于给每个家庭减税700美元,但这并没有转化成对其他商品的购买力。过去四个季度,美国个人储蓄率上升了0.6个百分点。他预计,到今年底储蓄率还将上升0.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受到中国等经济体增长放缓和美元汇率走强影响,美国一季度出口大幅下降,下降的主要产品类别是耐用品和工业用品。此外,油价下跌导致能源产业持续减少投资,这是非住宅固定投资下降的主要原因。而多位联储官员认为,虽然是天气等短期因素导致一季度经济遇冷,但是一些导致经济放缓的因素可能将持续存在,其中包括美元走强对出口的影响和低油价对企业投资的影响都会比此前预想的要大。

  通常经济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将被视为陷入技术性衰退。不过,多数分析预计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开始温和反弹,出现衰退的概率不大。官方数据显示,美国4月失业率进一步降至5.4%。消费者支出占美国经济活动的70%。更多的人找到了工作还意味着居民消费支出将有所增加,这有助保持美国经济车轮的转动。由于美国经济出现萎缩,再加上同日发布的美国5月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终值仅为90.7,低于4月份的终值95.9,受以上消息影响,纽约股市29日全面下挫。

  摩根大通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费洛利在内的联储观察家们认为,美国长期潜在经济增速的放缓降低了联储加息对gdp增长的潜在要求。费洛利向彭博社说:“gdp增长给加息设置的障碍可能没有那么高。”他认为,生产力的暗淡无光和劳动力扩张的放缓已将美国潜在经济增速削减至1.75%甚至更低。潜在经济增速指的是,在不刺激通胀加速上行,同时保持失业率稳定的情况下,经济在长期可以实现的增长速度。如果费洛利的预计是对的话,美国经济增速只要超过1.75%就能保证充分就业,美联储到时就不能不加息。精品投行evercore isi的副主席古哈表示,今年gdp的(季度)平均增速最低只要2.25%,加之每月非农新增约20万人就业,就足以让美联储在9月开始加息。今年迄今,月均非农新增就业在19.4万人上下。

  美国美联储主席耶伦当地时间5月22日表示,美国经济正在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但就业市场和通胀都还没有完全回到健康水平,利率还需数年才能回归正常水平。美联储将采取缓慢和谨慎的态度,但仍有望在今年开始提升短期利率。

  耶伦当日在罗得岛州发表演讲时说,美联储仍有望在今年开始提升短期利率,但可能采取缓慢和谨慎的态度,因就业市场尚未完全恢复、通胀仍然低迷,且经济增长再次令人失望。耶伦这番发表于6月16至17日美联储政策会议前几周的讲话,是最新暗示该央行不大可能在那次会议上加息的信息,但若经济出现好转,则有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采取行动。耶伦认为在今年某个时点开始提升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并展开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做法是合适的。许多投资者预期美联储首次加息的时点会是在9月。首次加息后,美联储很可能以缓慢的方式逐步收紧货币政策。耶伦指出,美联储会谨慎行动,这样就业最大化和价格稳定的目标才能最好地实现。美联储可能会需要几年的时间,把联邦基金利率提升到长期正常水平。从美联储3月经济预测来看,官员们预计2017年底的时候,利率仍不到3.75%,该水平被认为是长期正常水平。

  耶伦并指,虽然失业率已经下降到5.4%,但这并不能全面反映就业市场的状况。不少劳动力因为找不到全职工作而只能获得兼职工作,而且工资增长非常缓慢,这些都说明劳动力市场存在闲置。同时,受到油价下跌影响,通胀水平持续偏低。但美联储预计,随着油价止跌,通胀率会逐渐向着2%的目标回升。耶伦指出,影响美国经济复苏的几大“逆风”仍然存在:许多房屋拥有者背负沉重的债务导致居民财富缩水;联邦和地方政府财政紧缩会拖累经济增长;其他主要经济体增长的不确定性和随之而来的汇率变动会打击美国的出口。这些“逆风”并未减弱,所以她预计就业市场和经济产出将在今后一段时间里保持温和增长。在耶伦的阻力清单中,她增添了一项越来越引起美联储关注的因素,即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增长放缓,这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影响尚不确定。她表示,起初欧元区危机是来自海外的最大阻力,但现在,包括中国和一些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等全球经济的许多其他地区增长正在放缓。海外疲弱的增长,连同其对汇率的影响,已伤及美国出口并令美国经济承压。不过,美联储预期增长会在未来数月内转强。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认为,美国将启动“最宽松的收紧政策”。美国利率即将到来的转向或许将是多个利率周期以来媒体报道最多的一次。然而,尽管耶伦极力保持透明,美国的利率前景依然疑云密布、难以看清。耶伦上周表示,尽管今年首季度美国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美联储仍有较大可能在今年加息——可能会在9月份。由于种种原因,其中包括连续几年都遭遇严冬,一年中头三个月的经济表现往往弱于、而且是远弱于余下几个月。2014年首季度美国经济以年率计萎缩了2.9%,结果在接下来3个季度里实现了反弹。运气好的话,今年首季度堪称疲弱的0.2%的增长率有望和2014年首季度一样具有误导性。

  但现在就做出假设的话,恐怕过于轻率。很有可能到2015年结束的时候,美国的利率仍和年初一样为零。就如耶伦所说:“根据多年从事经济预测的经验,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写下的任何具体预测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或许还错得很离谱。”

  诚然,耶伦有可能低估了美国经济的上行力度。美联储目前对未来两年美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为2.5%,仅略高于复苏开始以来取得的不温不火的增长率,而复苏已即将步入第7个年头。如果到2015年末时失业率降至5%,我们可能会终于迎来薪资增长率的上扬,果真如此的话,美联储很可能需要取消刺激。然而,风险的天平正向另一端倾斜。在多年来收入增长基本为零的情况下,美国普通民众并没有做好应对正面冲击的准备。比如,人们惊讶地看到,美国消费者选择将近期油价走低给他们带来的收益放入囊中、而不是用来扩大支出。美国企业的投资状况也同样如此,依然低迷得令人失望。美国经济的每一个关键增长引擎似乎都在等待别的引擎率先发力。投资者不愿投资,消费者也不愿消费。需要什么才能激起他们的动物精神呢?

  耶伦对货币政策效果局限性的直言不讳同样令人惊讶。美联储已连续7年在“踩地板油”。不过,自雷曼兄弟2008年破产以来,美国的增长率始终低于之前的数次复苏。汇丰(hsbc)数据显示,1981年增长率见顶后的7年里,美国的平均增长率为3.5%;1990年后的7年里为3.1%,2000年后的7年里为2.1%,而2007年以来的平均增长率为1.1%。

  这一趋势明白无误。一些经济学家甚至在谈论“大重置”(great reset),认为美国需要准备过苦日子、适应日本式的增长。这可能太悲观了。与1990年代的日本相比,美国修复自身资产负债表的速度快得多,人口结构前景也健康得多。此外,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经济体。不过,美国的增长前景仍受到一种与美国精神格格不入的悲观主义情绪的拖累。

  如果如预期的那样,美国经济增长在未来两个季度里出现反弹,那么耶伦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在9月份或之后不久加息。美国令人头疼的低劳动参与率,没给她留下什么施展其他手段的余地。但是,美国利率周期的此次转向很可能将是幅度不大、力度适中的。回归趋势利率可能要花费数年。正如穆罕默德?埃尔-埃瑞安(mohamed el-erian)所言,美国正为“央行现代史上最宽松的收紧”做着准备。在一个试探性预测的时代,这很可能是我们能得出的、最接近于“确定”的东西。

  然而,欧洲央行近日发出警告称,在美国联储可能加息和希腊危机发酵之际,全球资产繁荣潜伏着一场灾难。一旦美国加息,国际体系内的长期借贷成本就将重置。这将对那些重仓持有美元的新兴市场国家构成火焰般的严峻考验。这类风险敞口的总规模高达4.5万亿美元。

(综合消息)

      转自 经济走势跟踪

  macroeconomic trend monitor

  中国社会科学院宏观经济运行与政策模拟实验室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决策科学研究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宏观经济与政策跟踪》课题组

  2015年第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