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动态-w66利来

利来国际登录首页 > > 第七届中国经济学前沿论坛(2015)——“十三五”时期的中国经济会议综述
姜 伟

20151116日,由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经济科学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第七届中国经济学前沿论坛(2015)——‘十三五’时期的中国经济”在中央民族大学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学动态》等单位的400余人参加了会议。专家们围绕“‘十三五’时期的中国经济”这一主题进行了全面、深入地探讨,贡献了许多有价值的思路和建议。

 

一、实现全面小康的基础和条件

 

与会专家认为,“十三五”期间,我国完全有能力、有条件、有保障实现6.5%以上的经济增长。原因在于:

第一,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刘伟基于“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加速时期的阶段判断认为,“十三五”我国仍将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经济中高速增长具有广阔的空间和动力。

第二,人力资本红利逐渐显现。黄泰岩和林岗都认为,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可以抵消劳动力数量减少带来的工资上涨的负面影响,第二次人口红利将会支撑中国下一步的经济中高速增长。

第三,效率提升减缓资源环境约束。黄泰岩指出,我国单位gdp能耗相对较高,存在巨大的节能降耗空间,通过技术进步完全可以实现资源对gdp总量和人均gdp翻番的支撑。林岗以水资源为例指出,我国水资源消耗具有很大的缩减空间,不必过分强调资源对经济增长的硬性约束。

第四,经济周期的规律性变动。黄泰岩指出,经济增长具有周期性特征,我国在2009年宏观经济刺激政策作用下,经济迅速反弹,2012年才开始进入下行周期,根据调整周期通常为5~6年的规律,我国应该将于2017年进入上升通道。王一鸣也认为,经济周期中的下行阶段是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的绝好机会,如果能够抓住这次机会,就能够为今后较长时期保持中高速增长创造条件。

第五,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际经验。李稻葵指出,与发达国家的相对差距决定了经济增长空间,日本、韩国、台湾地区的人均gdp达到美国人均gdp20%时,即现在的中国水平,接下来的10~15年平均增长速度都远在7%以上,多数时候在8%~9%。这意味着,我国具备未来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可能和空间。而且,我国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同时需要具备的三个条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和政治稳定、良好的健康水平和教育水平、与发达国家的经济贸易合作。

 

二、实现全面小康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从世界经验来看,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上只有13个经济体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13亿多人口的大国进入高收入国家更是史无前例。因此,对“十三五”时期如期实现全面小康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要有充分的认识。

第一,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王一鸣和刘伟都指出,我国劳动力供需正在发生变化,劳动力成本在上升,依靠大规模廉价劳动力投入推动增长已成为过去,经济增长必须从主要依靠要素投入转向效率提高。

第二,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加大。王一鸣和刘伟都指出,我国资源供需形势发生变化,土地、矿山、能源等资源成本都大幅上升,环境压力接近临界值,过去依靠大规模资源和要素投入的增长模式已经无法持续。

第三,产能严重过剩。王一鸣指出,我国制造业已陷入较为严重的产能过剩,特别是钢铁、有色、煤炭、石化、建材等原来支撑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已失去增长空间,找到替代的主导产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四,供给侧未能适应需求侧变化。王一鸣指出,经济下行主要是结构性原因,具体表现为供给不能有效适应市场需求的明显变化。李稻葵也认为,需求结构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但生产结构却没有相应变化,从而导致产能大量过剩。刘伟也指出,产业结构低端化导致投资需求萎缩,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导致消费需求疲软,深层次的结构问题导致了我国经济结构的失衡。

第五,改革攻坚越来越艰难。黄泰岩指出,根据我国经济发展的历史经验,改革周期和经济周期高度一致,每次经济体制改革均带来了随之五年左右的经济高速增长。此轮改革红利之所以还未显现,主要原因在于现在推行的改革主要是政府体制改革,需要“壮士断腕”,是“难啃的硬骨头”。汪义达也指出,2010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增幅逐年下降,但财政支出刚性较大,财政收支矛盾日益尖锐,财政体制改革难度加大。

 

三、实现全面小康的着力点

 

专家们认为,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目标,还需倍加努力,着力点在于加大供给侧改革,培育新的增长点和动力。

第一,加快产业升级,迈向产业中高端。王一鸣指出,加快产业升级是“十三五”时期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产业发展模式要从过去扩大产能为主转向提升产业价值链和附加值,迈向产业中高端。第二,全面深化改革,构建政府和市场良性互动的新机制。刘伟指出,要解决中国经济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制度创新是核心。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则是制度创新的核心,即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王一鸣指出,以退出过剩产能作为重要的切入点推进结构性改革,使资源重新流动起来,按照市场需求进行有效再配置,结构调整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李稻葵指出,我国金融领域存在大量资金在空转,这就需要改革金融领域投资回报率过高问题,捅破金融泡沫,同时,谨慎推进资本账户开放。

第三,增强技术创新能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王一鸣指出,要通过创新提高效率,帮助制造业提升价值链和附加值。黄泰岩指出,通过技术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需要做到“三箭齐发”:一是“该学的学”,即加强向发达国家学习、引进、消化和再创新;二是“该整的整”,即充分整合国外先进研发平台和人才为我所用加快创新;三是“该创的创”,即加大研发投入,调动各方面的创新积极性。

第四,解放思想,整合和调动国内外资源。黄泰岩强调了观念创新的重要性,指出在既有资源条件下,只有解放思想,充分整合利用国内外资源,才能解决中国的发展问题。王一鸣强调了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物流链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对拓展国际市场的重要动力作用。李稻葵强调了国外市场在去产能中的积极作用。

第五,用好积极财政政策,培育新的增长点。汪义达指出,相应的财政政策也要更加注重从供给侧发力,改革创新原有财政资金的使用方式,引入市场化运作模式。这就需要构建现代财政制度,促进财政可持续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 姜 伟)